漫画家戴逸如:毒舌评点世相

2015-09-10 11:07:00来源:申江服务导报 作者:
分享到:

上海著名漫画家戴逸如先生一向以讽刺漫画而独树一格,最近他又推出新书 《樱桃好吃》,这是他在上海 《新民晚报》、天津《今晚报》上开设的两个图文专栏的结集。敲键至此,我又下意识地去拿电话……假如有接通另一世界的电话,那么,对林语堂先生,我又能说些什么呢?

  上海著名漫画家戴逸如先生一向以讽刺漫画而独树一格,最近他又推出新书 《樱桃好吃》,这是他在上海 《新民晚报》、天津《今晚报》上开设的两个图文专栏的结集。这两个专栏都以他创造的卡通形象“牛博士”为主人公,这位穿越于不同时空世界的“牛博士”有时自言自语,有时和马妞对话,对眼下的世相进行毒舌评点,俨然就是作者戴逸如的化身呢。责任编辑、选摘:蒋俭/图:本报资料/设计:阿冰

  穿帮

  牛博士对马妞说:

  好玩! 好玩!“穿越”变成了一条草船,岸上万箭齐发呢。

  你把左手书橱第三层右数第六本书取来。对,就是它:《亚瑟王朝的康涅迪克州美国人》,作者:马克·吐温。是呀,老马一百多年前已把“穿越”玩得很溜啦。

  “穿越”本身无所谓高深、肤浅,也不在于有多少“科技含量”。“穿越”的所有戏都出在现代人的生活、思维习惯与古代人的生活、思维习惯的冲撞之中。对古今习惯之差异理解越深,碰撞出的火花就越鲜亮好看。

  你瞅瞅一箩筐一箩筐被诟病的“穿越”吧,懂一点古人的生活习惯吗? 更不要说古人的思维习惯了。对现代人呢,照样皮相得不能再皮相。豆腐渣和烂棉絮冲撞,你还指望有好戏看?

  所以“穿越”可以是蓝天上的高穿,也可能是钻狗洞式的低穿。错不在“穿越”。而既不熟悉古代、也不熟悉现代的朋友居然有胆量出来胡编乱穿,不穿帮才怪。

  颜值

  牛博士:有位女作家形象地写道:地铁门灯闪烁,有莽汉冲进。被撞。怒抬头。假如见是梁朝伟,心里立刻转为蜜蜜甜。假如见是王宝强,立马赏他一记大头耳光! 颜值呀颜值,竟至于此吗?

  马妞:你这人奇怪耶,不是很正常吗? 经典里不也明明白白记载着吗:西晋俊男潘安,挟弹弓漫步街头,遇见他的女生都围观,不舍得离去。左思相貌猥琐,文章写得再好也白搭,女生见了,都朝他吐口水。人同此心,古今亦然。

  牛博士:长得丑,不看也就罢了,还唾他,你不觉得很过分吗? 粉丝太疯狂,难怪肚皮了一包草的花瓶男招摇风行。

  马妞:酸! 俊男必定是草包吗?飘若游云、矫若惊龙的美男王羲之,书法不是照样冠绝天下?相貌和才能一样,都属天赋。

  牛博士:天赋? 不对呀,好多明星美貌不是整容整出来的吗? 哎,天生才貌双全的毕竟少有。看来,也得到韩国去走一趟了……

  好事男

  牛博士:

  李白、杜甫,星光多灿烂呀。偏有好事男要“人肉”一番,还真有斩获:李、杜生前并非一流明星,连二三线轮不上,是被剔除在主流之外的。岁月是瓶除草剂,灭绝了茁壮繁茂的稗草之后,李、杜两株稻穗才渐渐露出小脸儿来。

  鲁迅、《红楼梦》,太著名了。焦大,群众角色而已,因为鲁迅说他是贾府的屈原,说他“从主子骂起,直骂到别的一切奴才,说只有两个石狮子干净”,终于被塞了一嘴马粪,焦大才暴得大名。好事男较起真来,觉得“只有两个石狮子干净”这般文绉绉的话不像出自粗人嘴巴。一查,果然不是。再盘查,原来是柳湘莲说的。

  《万山红遍》 等等中国画名作,曾经红到发紫,今日更在拍场上一路凯歌。又有好事男出来对照史实了:作者们居然美酒佳肴吃着喝着,笔歌墨舞于大饥荒“三年自然灾害”期间。那么,他们的歌颂对的什么景、写的什么生、创的什么作?

  好事男呀,让我欢喜让我忧。

  日本诸葛亮

  牛博士:CCTV是不是中国国家电视台?

  马妞:嗨,你这话问得奇怪。

  牛博士:北京大学是不是中国顶尖高等学府?

  马妞:这,恐怕不止是问题的奇怪了。

  牛博士:《三国演义》 是不是中国古典名著?

  马妞:???

  牛博士:关羽是不是中国古代名将?

  马妞:你……你,没事吧?牛博士:你以为我神经搭

  错、脑子进水?

  马妞:难道……我,没做错什么吧?

  牛博士:这就是你推荐给我的书! 你看看,“百家讲坛”讲稿、北大出版社出版的 《三国的名将》,够权威吧? 你没觉得封面上的孔明、邓艾绣像相貌怪异吗……原来,你早知道是日本人画的呀! 那你倒说说,莫非我国众多画家画的三国任务就没一个上得了台面? 莫非我国几辈读者认可喜爱的形象都必须颠覆? 我们设计人、出版人的审美趣味、文化意识究竟何在? 不是我危言耸听,只怕有一天,《三国演义》 也会成了日本的文化遗产。

  想给林语堂打电话

  牛博士:

  那(林语堂的) 文章我一路读下来,忽而开颜,忽而鄙夷,只觉得句句落在心田。一口气读毕,伸手就去拿电话……忽然醒悟:我读的是旧书,不是新闻报纸啊。难道这是写在七八十年前的旧文吗? 不像不像。那一句句活脱脱就像在评议当下的事呢。

  你看,“我国人得脸的方法很多,在不许吐痰之车上吐痰,在‘勿走草地’之草地上走走……”;你看,“某人一定要享在满载硫磺的船上抽烟的荣耀,结果“保全其脸面却不能保全其焦烂之身”;你看,某长官行李超重硬要登机,于是“飞机不大肯平稳而上”,终于跌下,脸面有了,却失了一条腿……”中国人的脸不但可以洗,可以刮,并且可以丢,可以赏,可以争,可以留,有时好像争脸是人生的第一要义。

  敲键至此,我又下意识地去拿电话……假如有接通另一世界的电话,那么,对林语堂先生,我又能说些什么呢?

【更多新闻,请下载"山东24小时"新闻客户端或订阅山东手机报】
【山东手机报订阅:移动/联通/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/106558000678/106597009】

本文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初审编辑:

责任编辑:隋乔

网友评论